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飞剑舞雄千里

最终, 人类社会将不仅由我们所创造的来规定

 
 
 

日志

 
 

【转载】妙趣横生剥皮诗  

2014-10-20 16:41:47|  分类: 文学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心的对话《妙趣横生剥皮诗》

剥皮诗通常以前人较有名气的诗做基础,颠倒、删除、增添或者改动几个字,使原意更好或失去原意,借古讽今,变成另一种意义。因其扎根于名篇肌体之上,故极易为人们所传诵;又由于它带有游戏性质,所以其诗往往滑谑间作,妙趣横生。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妙趣横生剥皮诗 - 小雀草 -              小雀草 的博客

  

明代广东有两个秀才因为争考试成绩的排名先后而大打出手,一人的头巾被扯烂,一人的脑袋被打破。此事成了儒林笑谈,有人便赋诗“纪盛”:“南北斋生多发颠,春来争榜各纷然。网巾扯作黑蝴蝶,头发染成红杜鹃。日暮二人眠阁上,夜归朋友笑灯前。人生有架须当打,一棒何曾到九泉。” 此诗的结构、语言与南宋高翥的《清明对酒》(“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酒各纷然。纸灰飞作黑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非常相似。事实上,它正是对《清明祭酒》进行“剥皮”的结果。

清人戏作《惧内即景》诗:“云淡风轻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时人不识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此诗脱胎于宋程颢的《春日偶成》,原诗是“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而改诗只作了六字改变,但对“惧内者”的挖苦可谓入木三分。而著名作家廖沫沙的“云淡风轻近午天,弯腰曲背到台前。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拜年。”则把文革时挨斗的情景和心态生动地表现出来了,虽然也有情趣,但很难令人笑出声来。

今人有《再过桥头斋铺》一诗:“去年今日此门过,人面麻花相对搓。人面不知何处去,麻花依旧下油锅。”此诗是唐崔护《题都城南庄》的翻版,仅八字不同,即景抒怀,毫不逊色。

唐杜牧《清明》诗写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后有人将其缩为:“时节雨纷纷,行人欲断魂。酒家何处有?童指杏花村。”且理由充分:第一句点题,“清明”二字不必书出;第二句“行人”当然在“路上”,“路上”二字是“蛇足”,可删;第三句有问号(?),“借问”二字反嫌累赘;第四句改后精辟,不失原意。这样的缩诗改诗,实质也叫“剥皮”,名之曰“减字剥皮诗”。

唐代魏扶担任地方科举的主考官时写了一首七言绝句:“梧桐落叶满庭阴,锁闭朱门试院深。曾是昔年辛苦地,不将今日负前心。”前两句渲染了考场的肃穆气氛,也表示了坚决杜绝舞弊的决心。后两句是说:自己也经历过应考的辛苦,如今一定要善待应试者。可是,此人言行不一,评卷极其苛刻,导致考上的人极少,引起应试者的强烈不满。有一个考生就将他各句诗的头两个字抹掉,使它成了一首五言绝句:“落叶满庭阴,朱门试院深。昔年辛苦地,今日负前心。”这一来,最后一句的意思就与原作完全相反,气得魏扶吹胡子瞪眼。这也是一首成功的减字剥皮诗。

唐代诗人李义府有一首很有情味的五绝:“镂月成歌扇,裁云作舞衣。自怜回影雪,好取洛川归。” 而高宗时一个喜弄文墨而水平甚低的县令张怀庆却认为它写得不够好,就在每句的前头各加上两个字,变成一首七绝:“生情镂月成歌扇,出性裁云作舞衣。照镜独怜回影雪,来时好取洛川归。”结果前两句被“剥”得狗屁不通,后两句被加了水,诗味大减,因此被人讽刺为“生吞活剥”。这样的增诗改诗,也是剥皮诗的一种,名之曰“增字剥皮诗”。

年青时代的汪精卫是激进的民主革命者,1910年不顾危险去刺杀清朝摄政王载沣。失败被捕,曾写诗表达从容就义的决心:“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中华民国成立后,他在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中央历任要职,但1938年12月却公开投靠日本帝国主义,成了臭名昭著的大汉奸。诗人陈剑魂因此将他那首诗“剥皮”:“当时慷慨歌燕市,曾羡从容作楚囚。恨未引刀成一块,终惭不负少年头。”充满讽刺意味。这也是一首成功的增字剥皮诗。

1925年6月鲁迅先生写过一首《替萁豆伸冤》:“煮豆燃豆萁,萁在釜下泣。我烬你熟了,正好办教席。”这首诗是鲁迅写来讽刺当时北京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在北洋军阀政府的支持下镇压进步学生的,显然它是从曹植那首脍炙人口的《七步诗》“剥皮”而来的。而郭沫若先生的“煮豆燃豆萁,豆熟萁亦灰。不为同根生,缘何甘自毁?”则是郭老“反其意而剥皮”的一首诗。原诗的中心是“相煎何急”——比喻骨肉自相残害,而改诗则强调“豆熟萁灰”,是出于亲人相助,互相成全,将原诗的贬义翻了个儿,变为褒义。这样的剥皮诗就可以叫“翻案剥皮诗”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